森屿°

骨语《焚烟散》

契子


  南国三十五年,独孤家的老夫人突然病了,一病不起但奇特的是面色红润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就是不见醒。

 

  在请了十几个大夫后,独孤家的小公子突发奇想:请了个道士来驱邪。别说,还真有用。那道士法力挺大,进入了老夫人的梦境找到了这其中的病因——是被桃林里的女鬼要去了名字。

  “嘻嘻嘻嘻......”

  有少女俏皮的笑声回荡在桃花林里,不远处一株桃树的老枝上有女子红蝶般轻盈地荡漾着,透过那重重烟雨望过去,那女子分明是脖子吊在枝丫上,脸上盖着张黄纸符。

 

    少女见有来者,沉寂了许久的心也来了兴致。

 

  “你陪我玩吧!”少女愉快地笑着,“你叫什么名字?已经好久没有人肯陪我玩了。”虽说少女的死像有点吓人但道士丝毫感受不到这怨灵的恶意。

  

   这让他想起了那年幼的鬼根本不知道死了,还总是找以前的小伙伴玩,他忍不住问:“你已经死了,你知道吗?”

 

  那少女轻轻一跃,坐在枝丫上,百无聊赖地踢着脚说:“那种事,本小姐当然知道啦。”


  “......前几日,有位老夫人来寺庙里供奉鲜花,你要走了她的名字,能不能还给我?”

 

  “那可不行,那是那位好心的老夫人自愿给我的。”少女盘起膝盖,脸上的纸符被风吹开一个小角露出两排小白牙,冲道士勾了勾手指。

 

  “不过你看起来很特别呀,一点都不怕我的样子,倒是有些本事的,我喜欢。要是你肯拿自己的名字来换,我就换给你好了。”

 

  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道士笑着说“我本就是受人之托来要名字,怎能再把名字换给你呢?”

 

  那道士法力深厚却也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笑起来也煞是好看。好看到树枝上的少女看的有些痴了。

 

  那少女低头看着他,手臂上挽着的红绸飘在风里,她的笑意渐渐消失了,变成迷茫的神色。


  “ 好熟悉......”少女愣愣地看着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桃树下她和一白衣少年斗嘴的画面。回忆中好像还有一个姐姐在绿阴下笑着,是那样的熟悉温暖……

 

好像下雨了,她低头看自己的手,雨点真大啊。

 

  那纸符下面的脸流下大滴大滴的眼泪来。


  少女看着自己的手,好像比道士还震惊:“他们是谁呢?我又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少女自言自语着,“心脏疼得好像快烂掉一样......”

 

  这只怨灵的悲伤如雨水般溢出,周围的烟雨更浓了,道士在那一瞬间明白了:“你早就喝了孟婆汤,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对不对?”

 

  少女喃喃道:“我不知道啊,我一直在这里,从没离开过。可是......我是谁,为什么在这里,我怎么都想不起来呢。”

 

 “ 那你为何要别人的名字?”

 

“我......只是太孤单了,我总觉得,我不该是一个人的。”少女静静地说,“可我......忘记了。”

 

  好孤单啊,不该只有我一个人的啊。

 

  对于一个魂魄来说,喝了孟婆汤忘记了前世,还能逃回凡间,还能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几十年,是要有多大的执念才能让她做到如斯地步呢!


   那道士抬头看着她洁白的下巴,说:“这样吧,在下用你的名字来换那位老夫人的名字,你看如何?”

 

  “我的?”

 

  “......对,我帮你找回名字。”道士缓缓地说。

 

  一语言罢,那道士盘腿坐下。从怀中摸出一包香料来,催动法力,那点点火光一下就使得香料燃了起来,一股白烟弥散开来……


  道士也随着那股白烟进入了怨灵的识海中。


  道士眼前所见之景是……是……几十年前的内阁大学士的府邸……

-------------------------------------------------------------------

这篇文主线剧情改编自水阡墨的《九国夜雪之寻梦人》。(是个BE)

水阡墨的《九国夜雪》系列小说还是很好看的,推荐看一下(好像是出版的书,看文字版的只能靠买。但是腾讯漫画上有九国夜雪的漫画,而且那漫画恰巧就是这个寻梦人。但是漫画作者无良,没画完就结束了。)

由于我也只会写写言情所以可能文中穿插的案情会用一些网剧里或是小说里的案子。

今天这篇是个契子,后续的文我会陆续发出来的。


提一个小问题:文中的怨灵少女是谁?(答对的话,我写一个小番外)

评论(6)
热度(18)

森屿°

静守时光,以待流年。

© 森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