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屿°

【明宝】一网情深(五)(完)

燕画:



 

【法医秦明】【明宝】一网情深(五)(完)

 

 

 

*终于完结了,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前文请戳:(一) 

                   (二) 

                   (三)

                   (四)

 

*BUG如山

*文笔稚嫩,多有不足,惟望不弃。

 

 

 

 

 

 


直到很久以后,对于她电话挂断传来忙音的那一刻漫上自己心中的无数阴暗恐怖的想法,秦明都不愿再回想。只是在那个时候,在黑暗的潮水与彻骨的寒冷中,她所有吵吵闹闹和宁静美好的模样,也全都一一涌到眼前来。


她坐在电脑前打报告的样子,架着相机对着尸体拍摄的样子,跟林涛一起怼他一起大笑的样子,捧着水杯站在窗前的样子,认真系好防护服上每一颗纽扣的样子,淡淡看着审讯室里的犯罪嫌疑人的样子,用镊子分拣、用柳叶刀解剖的样子,疲倦时支颌稍歇的样子。

阳光总是毫无保留地投射在她的身上,泛着一圈毛茸茸的白边。

 

那些场景在脑海里绵绵密密,像网一样笼罩了他。

他心中惊惶不已,额头沁出了细密的冷汗,如同生受着一场噩梦。颤抖着拨回去,电话那头兀自静默。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这种昏沉飘忽,无所依傍的感觉。双手冰冷,喉间哽咽,像深夜里在冰冷黑暗的大海中沉浮,呼吸断续,再难为继。

 

 

规律而漫长的等候音终于响了起来。在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完全不相干的画面。

 

喧闹的小吃街霓虹闪烁,面对他的冷淡她几欲开口,最终低下头来:“对不起。”

 

他拿了尸体胃里提取的内容物给她闻,她贴近了,又反应过来。一双大眼睛瞪得溜圆,隔着眼镜,一半鄙视一半抗争:“我又不是警犬!”

 

车窗玻璃上的贴纸挡住了大部分阳光,手中书页尚未翻动,话音却从驾驶座开着的窗缝里透进来。

“这年头要想在社会上生存,光有一技之长都不够用!”

“可以理解,一般有才的人多少都有点脾气。”

“听着开心吗~”

 

华灯初上,在灯光明亮的法医办公室,她向他发出了最后通牒。那表情沉着坚定,义正辞严,让他瞬间气为之夺。

“老秦你听着,以后如果再敢怀疑我的观点或是决定,这个朋友也就不用再做了。”

 

 

 

那是个认真勤谨的女孩,是只聪颖狡黠的小狐狸。

又是伟大的勇士,奋不顾身将他人的顾虑一一摧毁。

 

像夏日的微风,冬日的新雪。

她明亮的眼睛里有世间最美的风景。

 

 

 

他细数着画面,细数着时间。

十一……十二……十三……

 

她会在哪里,会遇到什么危险,他全然不知。

他只知道,不能再等了。

 

 

他身体绷紧,下一秒就要推开椅子冲出去。

 

 

 


 

“……喂?老秦?”

 

 

在那一刻,他心有恍惚,像是错觉。

“老秦?”

那边又问了一声。

 

 

那暗绰的身影,终于亮了起来。

 

 

 

 

“……你在哪儿?”

心跳震耳欲聋,让他难以听清自己的声音是否带着颤抖。

 

“我在跟同学聚会呀~”她停一停,背景音渐渐小了些,像是找了一个稍微安静点的地方,“怎么啦,你声音有点不对,出什么事了?”

她语调关切。

 

 

 

——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平日里她总是这样问,声音每每放得轻缓。既不关切过度,又不矫揉造作,如此恰到好处。她太聪明,所以总能迅速了解身边每一个人的诉求,永远在合适的时机做合适的事。沉默时的安静,感伤时的劝慰,猜测时的佐证,工作时的协调,轻松时眉目舒展,笑容雪化云开般明媚。

 

他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深深体悟到“虚惊一场”的美好。

 

 

“……没什么,”他心中千回百折,最终深深呼吸,将情绪沉下来,可胸口发闷,这让他心烦意乱,“你刚才打了电话给我,没有说话。”

“啊?”那声音很惊讶远了一下,过了几秒又近了,“我的天我都不知道......我看了一下,刚才是蹭出去的,我这儿没有事,不好意思啊老秦~”

 

他认真听着她的声音,仿佛听得久了就能镇心定神。而此时此刻她的声音如常温和,带着一丝淡淡的沙哑,像是窗外朦胧的夜色。

 

 

“......你喝酒了?”

血液终于回流,他迅速反应过来。

“喝了一点儿,没事的,”那沙哑轻不可闻,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对劲,“抱歉啊,刚才真的是不小心蹭拨出去的,我这边很好,正跟同学在一起,什么事都没有。”

“你在哪儿?”

“什么?”

 

信号有点不好,他的心里像插了面大旗,随风呼啦呼啦地响。

 

“你现在在哪儿?”

他加大音量。

她在那边说了一个地儿,他听清楚了,手指一动掐了电话。

 

 

面对几个一脸懵逼的学生,他无心多言。

“我有点事,先走了。”

“吃了东西早点回去,其他事情网上说。”

 

因为相熟,他示意老板将账单发到他那里,就开车往她那边去。

 

 

 

他开出小巷,街上灯火通明。

一排排灯光从车身经过,那明黄的光线在他眼中闪烁,亮了又暗了。

 

 

 

KTV包厢里灯影暗绰,他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点唱机前,一点点微弱的灯光映照着她的身影,比往日更消瘦,更美丽。在十几秒的凝视之后,他终于移步走向了她。

隔着几步的距离,她看清了他的脸,惊讶地轻呼出来。

 

 

 

“呃……我介绍一下吧,”面对身边的同学对这位空降男士身份的询问,她有点尴尬地清清嗓子,把他稍微往人前推一推,“这几位都是我们C大一三届法医学专业的同学。”

“这位是秦明,”她看了他一眼,噎了一秒,“……我上司。”

 

 

 

这场景,有点微妙啊?

李小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得太多——说是上司感觉比说是男朋友奇怪多了好嘛?只是这个时候她无暇细想其他,只觉得这个祖宗的话,估计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与人交流。好在她这些同学也不是爱计较的人,如果真有什么,她以后再解释一下就好了。因此也不抱希望,在背后轻轻拽了拽他的西服,看他能不能自己开窍。

 

他自然感觉到了这个小动作,在心里叹口气,还是点点头,尊口一开。

“你们好,我是秦明。”

 

 

 

我去他真懂啦?!

没有什么能形容李大宝此刻震惊的心情。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一句,他的下一句就跟着来了。

 

“我是来接她的。”

 

 

 

......

 

 

这啥情况......

 

李大宝已经懵逼,但是同学们却都是一副很懂的样子:

“想当年宝哥一个人恨不得收拾我们一群,没想到也有今天。”

 

嘿,今天怎么啦今天?!

姐还是能一人收拾一群,你们少得意啊!

 

 

 

她一头雾水,被他拽进了车。整个人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很少见她露出这样的表情,与平日里狡黠的模样迥然不同。直到他的声音传进耳中,这才一个激灵看向他。                                                                                                                                                                                                       

 

“同学为什么都是男的?”

他冷冷开口。

 

“那届我们班只有我一个女生……”

“你不觉得这样很危险吗?”

“……你想到哪儿去啦,那都是我的同学。”

“过手的案子里多少熟人作案?”

“我去你脑洞真大,不当悬疑片编剧可惜了……明天大家都要上班,我们说好了十点散场的。”

“男人的话不能信。”

“老秦你说啥?!”

“没什么。”

 

 

刚刚经过的喧嚣氛围和一点点的酒精让她变得格外安静。夜间街道冷清,车内密闭隔音,可以听清呼吸。他在等红灯的间隙里看向她。只见她倚着靠背,微微侧身,朝着他的方向。

暗夜里,她的眼睛慢慢发亮,像含着朦胧的月影。

 

“看什么?”

绿灯亮起,他转向前方,缓缓加速。

 

“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

 

他淡淡一哂,控制了车速。

她噗嗤一声笑,没接他的话茬。

 

 

“大宝。”

又过了几分钟,他轻轻呼道。

 

“......嗯?”

甜腻的气音,像是要睡着。

 

 


“别睡。”

 

 

 

他听见她微笑的声音,像一股小小的气流,拂过他的耳畔。

夜晚寂静,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车厢里,谁都没有再说话。

 

 


在她楼下,他稍一犹豫,还是下车把她送进了家门。

“你没事吧?”

“没事儿~稍微有点头晕,本来今天不想喝的,但是那个场合不喝不合适。”

“不想喝就不要喝,”他从不懂那些推杯换盏之间的规矩,语气冷了一瞬,最终还是放柔了问道,“你一个人可以吗?”

“没问题~”她站在房间中央,明亮的光线笼罩着她的笑容,“你回吧,今天谢谢啦~”

 

他还是不太放心,客厅里坐了会儿,直到她换了衣服躺到床上去。

他看着她抖开被子一直盖到脑瓜顶,有些好笑。俯身把被子往下拽,直到露出她一双大眼睛。

 

 

“我走了。”

“好哒~”

 

她眼睛眨眨,像漂亮的星星。

他点头,刚刚起身,感觉袖子微微一晃。

 

“你慢点开呀~”

 

 

他回头去看。

她正从被子里伸出手,轻轻牵住他的袖口。被子很大很蓬,显得她瘦瘦小小。头发软软地压在枕头上,竖起了好几撮呆毛。

她声音悄悄的,像小狐狸的尾巴扫在心上。

 

 

那一瞬间身体比思维行动更快。他的手微微一扯一接,她的手就滑进了他的掌心。

 

他从没留意过,她有一双如此柔软细腻的手。皮肤白皙,骨节分明。这只手可以帮助他拿钳子拿剪子送文件,可以九分像地临摹他的笔迹,也可以轻轻抚摸孩子的头发,搀扶悲痛的家属。更多时候捧着一只画着小狐狸的水杯,热气氤氲中,双手的指尖轻轻碰到一起。

 

 

心中像是有千言万语,然而最终,他只轻轻再说了句“我走了”。

 

 

“好的。”

她笑着轻轻回握,将细小的温暖传递过来。

 

 

 


折腾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他第一次主动在群里发了消息。

 

 

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秦明学长:都到学校了吗?

 

A:我去学长说话啦!!

C:到啦到啦我们都到啦,我的天,今天见到学长都懵逼了好嘛!!!都走错宿舍啦!

A:我也是,拿着钥匙捅了半天我隔壁的门,他们还以为贼这么早就来了23333

F:学长那~么高!

B:又那~么帅!

D:还那~么有才!比网上聊着更有才!!!

E:真男神!!!!男神请收下我的膝盖!!!!

A:男神!!

C:学长你有没有对象!

B:……你还心心念念着要跟学长乱伦吗?(鄙视)(鄙视)(鄙视)

D:天啦噜(鄙视)(鄙视)(鄙视)

E:辣眼睛(鄙视)(鄙视)(鄙视)

 

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秦明学长:今天抱歉。

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秦明学长:没有,但是有喜欢的人。

 

 

 

他关掉群页面,打开了桃子的聊天框。

 

我是秦明:你没来。

 

 

睡前他收到回复。

 

桃子:抱歉抱歉,正好这边有点急事,就给同学打了电话说了一下,不好意思啊……师兄你不要介意(流泪)(流泪)(流泪)

 

 

 

他看了一眼消息,撂下手机就寝。

 

只差一点了。

他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他到达办公室的时候,李大宝已经到了。晨光明朗,她长身玉立,站在窗边。清瘦的身形随着她推窗的动作徐徐展开,透进的清风吹动了她柔软的鬓发。

做完这一切她回过头来,看到了门口的他。

 

“早。”

洁白的阳光洒落,有微风在吹。

她倚窗而立,容色清爽,笑生双颊。

 

“谢谢。”

她说。

 

 

 

 

 

下班之后,他去看望了老师。

他听了自己的汇报,翻看了学生的论文一稿,欣慰地点点头。

“幸好有你,不然我可要误人子弟了。”

 

“不会的。”

他不擅长安慰,只能紧紧握住他的手。

老人慈蔼地笑了,拍拍他的肩膀。

 

“你看如今我的精力也实在是......那天C大又来人找我,说是想续约再培养几个青年优秀教师,可你瞧我现在这样......”

老人苦笑着摇头。

“虽然优秀教师难得,一两个总找得到,您现在病着,不用理他们。更何况C大也不至于惨到那个地步吧,法医系没有别人了?”

 

 

他突然想起李大宝,想起她对A大满口称赞却又不甚在意,笑容满满地对林涛说别小看我们C大。

那么她曾经选择的地方,怎么也不至于如此。

想到此处他又突然有些好奇,会是什么样的老师,培养出那么特别的她。

 

 

“瞧瞧你这话,当年就又直又刻板,不招人喜欢,到现在也没改。肯定是因为这个才没有对象儿......”

“......老师您能继续说C大的事儿吗。”

他听了前半句还没意识到老人要说啥,毕竟上学的时候孤拐性子就没少被他数落,早就习惯了。可没想到他话锋一转竟然扯到了对象一事上,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接口。见他发窘的样子,老人拍着他肩膀哈哈大笑,一瞬间,仿佛又是遥远的从前。

 

“C大这回来找我也是因为几年前我曾经跟他们签过一次约,做客座教授,每周去讲几节课,重点是帮他们培养青年教师。可是那时候精力好啊,别说是年轻教师,我连法医专业的优秀毕业生都给他们培养出来了。”

 

 

 

像有光一闪。

他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那嗓音清澈,活泼开朗。

 

 

——姐当年还是C大的优秀毕业生,法医系上下仅此一位!

 

 

“......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你毕业之后的事儿啊,没跟你提过吗?诶,是13年还是14年来着......应该是13年吧,瞧我这脑子。”

 

 

——我介绍一下吧……这几位都是我们C大一三届法医学专业的同学~

 

 

“还别说,那孩子挺特殊,前两天刚来看过我。”

“现在咱们专业里男女比例刚稍微好点,放在前几年,C大他们那届,那一个班里只有她一个女生。”

 

 

——我们那届班里只有我一个女生……

 

 

“那孩子学业上进,成绩是拔尖儿的,人也细心靠谱,C大就安排她做我的助教,帮我打理教学之外的其他事情。”

“你是不知道,学生工作琐碎着呢。”

“我在C大只开了病理和临床,两头跑着精力牵涉也大,那孩子总是提前安排好所有的事,没少给我省心。跟着我旁听,也一节课都没落下。”

 

 

——师兄不是问过?我病理和临床都是老师教的。

——哦,那个呀,因为我比他们稍大一点。

——桃子姐是学姐。

 

 

“要从我这儿论,她可算是你亲师妹了。”

“也怪我,只忙着A大的事,没有分给她多少精力……那孩子要是好好培养,肯定不会比你差。”

 

 

——秦明师兄明天还要工作

­——秦明师兄工作忙

——拜师兄为师你们也不怕乱了辈分

——师兄,大家都很想见见男神本人

 

 

 

“……她叫什么名字?”

 

 

不会错了。

——那在晨光中微笑着的身影,站在房间中央被灯光笼罩着的身影,笑着闹着的身影,默默完成所有的琐碎工作、为他打点好一切的身影,严肃认真、眼神清明的身影,一直都在那里。

 

 

“叫李……诶,李什么来着?是个挺好记的名字,就在嘴边硬是想不起来……可见我这脑子是不行了……”老人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疑惑,“我不是安排她帮你管那六个学生吗?她没跟你联系啊?”

 

 

“李大宝。”

 

“对对对,就是她……你们之前认识?”

 

 

“不。”

他表情柔和,轻轻勾起唇角。

 

 

“我猜的。”

 

 

 

 

 

这一日二稿终于收齐,桃子发来了邮件。

 

 

“大宝。”他唤了一声。

鞋跟轻轻地敲着地面,衬得空气更加安静。她从解剖室出来,手里还拿着抹布,疑惑地看他。

“这儿呢~怎么啦?”

 

 

“上边要的那个表格你写完没有?”

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你不是说不急?”

“给你一个小时完成。”

 

她翻了个白眼,大概是觉得争论无用,什么也没说,痛快儿洗了手坐到办公桌前。

 

 

她一双手白皙修长,拿出了纸笔。

 

午后阳光正好,他站起身走向她。

 

 

“桃子。”

他轻轻唤了一声。

 

“又怎么啦……”

那声音低低的,带着些无奈。

 

 

 

下一秒她惊讶地抬起头来看向他。

那样近的距离,他勾起唇角,慢慢俯下了身。

 

 

 

 

——FIN——

 

 


感谢你看到这里。

已经没有什么文,也没有什么我了

 

设定其实就是科长是2011年毕业的A大高材生,我宝是2013年毕业的C大优秀毕业生,大四那年正赶上老师在C大做客座教授,给他当过助教,做学生工作。

 

我的妈这铺垫忒长……

 

科长最后也用了点儿出其不意的小计谋

给科长点赞


 

我特想知道那六个孩子知道师兄师姐凑一对儿了之后的表情还有老师的反应噗哈哈哈


或许会有番外

 

 

 

文力不济,见笑了

 

谢谢大家的等待和观看,以及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三百粉的时候或许会开点梗ww

 

比心❤





评论
热度(360)

森屿°

静守时光,以待流年。

© 森屿° | Powered by LOFTER